logo
 沈阳都市网 >> 新闻 >> 读书 >> 正文

二 2006年7月 填志愿

作者: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5/4/3 10:50:12
    “你填的什么东西!……”刺耳得训斥,从父亲丹田处轻松地“唱”出来,父亲对我表示再次失望。慕然回首,这已然不是第一次了。所以再嘹亮地“歌声”,也无法震撼到我的内心。但在表面上,父亲失望的时候,我不能顶嘴、不能翻白眼、不能作出任何想顶撞的生理反应。所以最佳的方案是,像傻子一样愣着,但也不能真成了傻子。技术含量可见非同一般,非操练多次不能拿出来献丑的。

  “随便你去,我不管了!”通常他“唱”到这句话时,就预示着我的特技表演,即将接近尾声了。

  虽然每次受训,内心很不服气又不敢出声;但事实是,我也确实做了很多令人失望的事。

  初中考高中的时候,我想考厨师技校。因为我擅长手工,想做点心师傅。父亲说我没志气、蓝领没前途。母亲说:“最起码要考上正规高中,因为大家都这样,只有考不上的才会去选择技校,你又不是成绩不好,哪有好学生主动去技校的?”于是,父母帮我填完中考志愿后,我没考上父亲心中的重点高中,上了个普高,父亲很失望。

  到了高中的时候,我说要学美术,他们又说这个没钱途。到了高三,我本以为可以自己选大学了,哪知照样由父母全权负责。大家都在努力备战高考,而我早没了斗志,幻想着退休后学画画,就像徐悲鸿。所以,这样的我,高考离二本差了5分,却是踩线了外地的本科,可惜当初一个外地大学都没填。父亲又很失望,当然全是对我的失望。

  高考揭榜后不久,考进本科的同学,在7月上旬就可以享受暑假了。 而没考上的人,就比如我,必须重新填一份志愿——专科志愿。过往本科、专科的志愿,在高考前就统一填完了。但是今年时逢高考改革,俩志愿被尝试性地分开了。虽然看似知道成绩后再填志愿,是件有利的事,但对我而言,则是少了一个月的开心日子。所以此时,我就宛如一只内心很不爽的小白鼠。

  考过高考的人都知道,第二档位以下的志愿,其实形同虚设,于是我抢到了这个没意义的填写权。但我选的学校,都不在父亲的预期范围之内,所以父亲又失望了。我父亲就其个人的人生经验,他认为作为女孩子,最好的工作就是财务:因为女孩子做事细致、耐得住性子,适合点钱;而且什么单位都需要财务,绝对找得到工作;工作稳定,嫁人时拿得出面子。最值得一提的是,他这个想法,在我刚入小学的时候,就已经根深蒂固了。

  “你填的这是什么啊?!将来找的到工作吗?!……随便你去,我不管了!”父亲的“失望之歌”终于就此结束了,所以我填的到底是什么,已经不重要了。结果是,我进了专科第一志愿——“会计专业技术学院”,但没挨到父亲心中的专业。显然天下父母想法都一样,于是孩子们都往一处挤,从而财务专业的分数,便顺势水涨船高了。我被调剂到一个实验性的新专业:公共关系。

  于是,我这只小白鼠,完成了一个实验后,又被扔进了另一个实验室。毫无悬念的父亲又失望了,不知为什么我倒是松了一口气。当父亲再次唱响“失望之歌”时,我却充满兴奋和愉悦,就像鸟儿脱离了牢笼、精神病患者越狱成功。我可顾及不了父亲还有谁了,我只知道,我将进入一个新的生活:住入新的环境!接受新的教育!结识新的朋友!更重要的是,我即将法定成年了,我终于可以有底气说,我要自主权!未来三年,我将过上前所未有的自由生活。一想到这,我就难耐心中的焦急、抱怨时间的缓慢,甚至已经忘记,现在还处于学生们最向往的暑假。

  父亲还在“唱”着“歌”,我的内心也在唱着歌……
  • 上一个文章:

  • 下一个文章: 没有了

  •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商务合作法律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
   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沈阳都市网 邮箱:qipimapr@163.com QQ:188821365
    客户服务热线:180322853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4730407924 Copyright ©Qipima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