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 沈阳都市网 >> 新闻 >> 读书 >> 正文

三 入学

作者: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5/4/3 10:52:21
    “乐乐,以后你要自己生活了,在学校要学会照顾自己,知道吗?” 母亲的这番话,表面是在给我敲响警钟;但实质,则是她对我的质疑和担忧。在家务活方面,母亲最有说话权,因为家中的大大小小几乎全由她包揽,我只是在暑假期间偶尔帮忙。所以在母亲眼中,我是个无可救药的懒鬼。

  “哦!”我欢快地答应道。

  但在我出行前,所有的个人行李,都是由母亲全权掌管、不得我染指分毫。而母亲的解释是,我还没到寝室,未纳入她说的“以后”范围内。父亲很早就有了驾照,在我新生入校的前一周,他问同事借了一辆面包车。这样,我们一家三口和母亲精心打包好的行李,可以一同前往学校了。

  入学第一天,天气还是很炎热,所以车内的空调打得很低。凉爽欢快的氛围里,耳旁播放着电台广播。窗边逝去一道道繁华的高楼大厦、退去一层层华丽艳俗的色彩,大学头两年的校区在上海郊区。

  入学通知写得非常明确和详细,不仅把前往学校的各种有效途径一条一条罗列出来外,入校后,该如何找到自己的寝室,也说明得很清楚。但是这张通知单,自从寄到我家以来,捏在我手中的时间没超过一分钟。因为父母觉得它相当重要,所以应该由一家之主保管。父亲还特地把它粘在地图上,方便开车时确认性的查看,他真是一个很认真的人。

  刚到学校的南大门,已然停满了校车大巴,我这才知道原来是有校车的。不过那边不允许停靠私家车,无奈我们只能驶向另一处入口。而到了北大门,已然停满了私家车。虽然有三个保安正很努力地在维护秩序,但还是一团乱。喇叭声更是此起彼伏,闹得我直打哈欠。这才想起来,早上6点不到就起床了。因为父亲说出门早路上不堵车,所以7点不到就出发。此刻看了下时间,已然9点半了。

  “乐乐你先呆在车里别动。学校不让车子开进去,但我看见有人弄到三轮车,我也去打探打探怎么弄。这样就可以一次性的将行李搬进寝室。”母亲丢下话便离开了车,随即就不见人影。当我正思量着,照道理不是应该先去报到,然后再去寝室吗?还是说,通知上已经写明了我的寝室地址?不过,父亲倒是很赞同母亲的想法,他点点头,继续查看那张快被捏烂的通知单。我突然发现,大家手里的通知单都薄薄的,好似随时会被风吹走;只有我们家那张,永远都乖乖地与地图在一起,相信因为流汗的缘故,它的手感尤为特别。

  当我正想偷瞄几眼通知单时,母亲赫然出现,她正骑着辆三轮车向我们挥手示意!行李转移位置后,父亲很满意,母亲更是洋洋得意,她说这三轮车数量少,能抢到真不容易!前往寝室楼的路上,我发现这个校区其实面积很小,一共就两个入口。南北大门间,夹着一条很宽敞的大道,大道的一边是教学楼、食堂等楼房;另一边的北半端是寝室区域,它围着栅栏、男女分开,俩区域的衔接处,对外只有一个入口。

  “妈妈,我是哪个寝室?”我急切地问。因为此刻我们就在这个口处,以为可以直接进去了。

  “还没去报到呢,你这孩子,怎么自己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啊?快去,我们在这儿等着。”说罢,母亲便指向对面的3号教学楼,虽然我很想再询问是3号教学楼的哪个教室,可是母亲的不耐烦,让我决定还是相信自己的感觉去“探索”吧。

  幸运的是3号教学楼只开放了一个教室,还是个庞大的多功能放映厅。更让我松了口气的是,一进门,热情的学长和学姐们,都主动迎上来招呼我。场内有很多人所以要排队,轮到我时才发现,要完成报到的工作,需要上交许多证件。正当我悔恨自己的粗心时,一个熟悉的布满老茧的手从我背后伸过来,是母亲!我很惊讶,但更多的是一份恐慌后的慰藉。突然,我就蹦出一个想法,母亲是不是那种地下党谍战片看多了?她的行踪,简直就堪比女特工——神出鬼没的,而且每次都在必要的时间点,噌得一下,映入我的眼帘。于是,母亲帮我完成报到手续后,由一位学姐亲自带领我们前往寝室。原来,一切都是那么周到妥善,但我还是什么都没干,可母亲和父亲已经满头大汗了。

  一路上家长学生们都忙活着,有的急急忙忙、有的晕头转向,热风中透着忙碌的风。不管怎样,一到了寝室就是我的世界了——我的新世界,我继续这样美梦着。T恤粘着背,夏天地热情里,我洋溢着新鲜的呼吸。
  • 上一个文章:

  • 下一个文章: 没有了

  •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商务合作法律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
   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沈阳都市网 邮箱:qipimapr@163.com QQ:188821365
    客户服务热线:180322853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4730407924 Copyright ©Qipima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