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 沈阳都市网 >> 新闻 >> 读书 >> 正文

四 何莎莎

作者: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5/4/3 10:55:10
    于是,我便愣愣地看着楼道的风景,发现拎着行李的,始终都是父母。甚至,我好像还看见有年纪更大的,不过我怀疑自己是看错了。

  突然,一个毛绒玩具映入了我的眼帘。它很特别,粗看像只兔子,细看却发现有个猪鼻子。当我一直盯着它时,有趣的事发生了,它仿佛受到召唤一般向我缓缓迎来,突然一蹦,蹦进了我的怀里。

  “这叫猪兔子,最近很红的!是那个韩剧里面的!”一声轻快悦耳的话语,犹如唱歌般蹦入了我的耳中。我抬头一看,是猪兔子的主人。她见我喜欢那玩具,就很是慷慨地借我玩。当我高兴地开始摸它时,她便向我介绍猪兔子的由来,内容很长,但她的语速堪比机关枪在扫射。其实故事很简单:就是因为它反复出现于一部韩剧,然后剧红了,它也跟着红了。但猪兔子的主人却很乐此不疲地、反复诉说它在剧中的出色“表现”,就好像在炫耀自己的孩子上了电视。

  “对了,你是哪个寝室的?我住501!”虽然猪兔子的主人很热情,但她对韩剧的热忱,犹如巨浪般轰来,让我着实有点吃不消,于是我立刻转移话题。

  “啊呀好巧!我也住501!我们是同寝室,又同喜欢猪兔子!真是再好不过了,对了你看过那部韩剧没,哎,看你傻愣愣的样,就知道没看过了。我跟你说哦!我强烈推荐你看……”于是,她又飞快地把话题扭了回来,我也只能照单全收了。此时她的父母已经提着行李进了寝室,也很热情地开工了。很巧的是,我父亲犹如未卜先知,刚好把地板拖干净。四位家长相互点头示意后,便辛勤地劳动起来了。这光景就像电视里在播放过往时期的老镜头,黑白的画面中,正是改革开放初期,大家都勤劳朴实地忙活着,个个挂着灿烂的笑容,相信美好的生活会更精彩。

  “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啊?”室友的母亲路过客厅时问道。

  “哦,阿姨好,我叫张乐乐,欢乐的乐。”

  室友的母亲笑着点点头,便又去忙活了。她看见自己的孩子那么快就找到了小伙伴,还有说有笑的很是满意。因为只有这样,才不会打扰到她的忙碌。

  “哦,我叫何莎莎,莎士比亚的莎,我跟你说啊,那个男主角哦,好帅的……”莎莎同学,这才想起来要自己我介绍,我惊讶它如此简洁明了。

  “我说,你看我们父母那么辛苦,是不是应该去帮帮忙。”

  “那可不行,千万别起头,我已经栽过好几个跟头了。”此时莎莎才终于结束了韩剧话题,她调整了下坐姿,摆出一副准备开讲另一大重要课题的架势,她郑重其事地说道,“从小,老师就教育我们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。但早在上学前

  ,父母从来没这样培养过我们。记得小学第一天回家,我印象特别深刻。我主动尝试去洗碗,但父母们可急坏了,连忙制止说我做不来!会把碗摔坏!我不爽了,我偏要做给他们看!结果……”

  莎莎做了个鬼脸。

  “结果我把碗儿摔碎、杯子弄破,但失败乃成功之母嘛!如果我继续做下去,肯定熟能生巧!又不是技术含量很高的事,你说对吧!”莎莎好像很不服气的样子,“但是在我还未成功之前,他们已经唠唠叨叨、指指点点了,待我摔坏第二个碗后,更是各种‘狂轰滥炸’袭来,所以……”这时,莎莎第一主动停下飞快地语速。

  “所以,我‘阵亡’了”她调皮地吐了下舌头,“后来我就想通了,反正家务事就这些,谁做都一样嘛,不妨碍我成为独立个性的新青年。既然他们乐意又擅长,那就发挥她们所长好了。哦对了你知不知道……”莎莎突然又急转直下,道出了一个四个字的名字,一听就知道日本人的称谓。但我却不知道他或者她是日本的什么重要人,便愣愣地摇摇头。才知道她又把话题转移到明星上了。

  我看着这位名副其实的追星族,她是如此随遇而安地面对自己“家务保卫战”的“阵亡”,让我爆出了一朵明朗的大笑,乐开了花,我们俩都如此惨败地,输给了兵强马壮地父母们,真是“同喜”啊! “同喜”啊!
  • 上一个文章:

  • 下一个文章: 没有了

  •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商务合作法律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
   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沈阳都市网 邮箱:qipimapr@163.com QQ:188821365
    客户服务热线:180322853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4730407924 Copyright ©Qipima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